• 杀人魔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赵宜昌自从精神分裂后整个人就变的不正常,成为了一个变态杀人魔。他对自己有规定,一个星期杀两个人,不能多杀,并且他神出鬼没,让警察对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今天,赵宜昌盯上了一个男人。一个瘦弱拎着公文包的男人。男人一个人落寞的走在小路里,看样子是一个人,赵宜昌在一旁观察着他。男人的背影很失魂落魄,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事情看起来无精打采,手上拿着的公文包也晃来晃去,赵宜昌对于观察他的样子,猜测,他可能是个公务员,也可能是个白领。男人走着有些就进入了一个胡同巷,赵宜昌小心翼翼的在后面跟着。男人似乎一点都没有发现有人跟踪他。跟着男人穿过了小巷,到了小区。很巧的是男人住在小区一栋楼中的第一层,赵宜昌站在一旁的草丛中就能轻而易举的看到窗户透过显示的男人的一举一动。赵宜昌这次不想那么快的杀他,想弄清楚他的作息时间。赵宜昌每次杀人都是这样,喜欢先偷窥完最后在找好最佳时机掩盖。这个男人似乎是单身,从没看到他房间里多出个女人或者是谁。赵宜昌站在不远处观察着他,他的一举一动仿佛都被赵宜昌尽收眼里。然而一切都很顺利,顺利的有些不同寻常。一个星期就快过去了一半,赵宜昌找好了下手时机。他偷偷摸摸的潜入男人的房间,想趁男人熟睡时刺杀他,然而今天本来睡着的男人突然醒了,看到了潜入的赵宜昌,男人很平静的看着赵宜昌,这不像是一个即将要死的人该有的状态。他平静直视赵宜昌,甚至于毫无波澜的望着赵宜昌手上拿着的那把尖利闪光的刀。赵宜昌快速的将刀举在男人面前,“你快要死了,死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赵宜昌想给这个镇静的人死后在留一点让他说话的时间,这是他的习惯。男人面无表情,直勾勾的吐露,“你已经死了…”赵宜昌摇摇自己发闪的尖刀,“这就是你生命之说出的最有价值的话吗?”“你已经死了…”男人还是那么面无表情的重复说了刚才那句话,赵宜昌望着他,他出乎于常人的平静让赵宜昌想不到。赵宜昌不想等了,直接用刀刺进了男人的脖子,鲜血喷涌而出,赵宜昌接下来在给了几刀,肉万博体育平台-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诚信为本、安全信誉、客户至上的理念,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体的被破坏和血液的肆意溅流,男人从头到尾没有一句话,就这么平静的被赵宜昌给杀死。赵宜昌干掉他之后,心满意足的走了。这真是顺利的一场杀戮。他心满意足的睡着了。第二天,新闻上又播报着最近陆续杀人狂的事,那个杀人狂就是赵宜昌,可是赵宜昌不屑一顾,他鄙视的看着那些无能的警察,从来就抓不到他的任何线索,如同垃圾一般,赵宜昌舔食着刀锋上的血液,精神上得到了无比的享受,人活着就该满足自己的欲望,而不是像那些警察一样的无能。赵宜昌品尝着一杯咖啡,望着电视上那些愚蠢的警察们判断凶杀案为团伙作案的连环凶杀案,赵宜昌会心的笑了,因为从头到尾就只有他一个人。放下咖啡,赵宜昌准备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其实没有人认识赵宜昌,自从他发疯毁容了自己,脸上一块块疤痕的看起来怪吓人的,赵宜昌每次都把自己蒙成面,既然别人认不出自己,我也擅长伪装。赵宜昌再次作案,盯上的是个女人,这个女人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虽然长的不漂亮却格外喜欢到处粘染,经过赵宜昌对她的跟踪观察,他发现这个女人是个有妇之夫,他的丈夫老实巴交,勤劳工作且任劳任怨,家里都是他整理的干干净净,女人在外面跟不同的男的勾三搭四,他的丈夫似乎是不知道也许是没说她。赵宜昌很讨厌这样的女人,摸清了女人丈夫的上下班时间和女人在家里呆的时间,赵宜昌在一个下午就开始动手。他女人住的是一层老旧的楼,赵宜昌假装敲门,里面传来女人尖利的声音,女人打开门,脸上正敷着面膜。赵宜昌上前就是捂住她的嘴,女人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快速的赵宜昌给要挟住关上了房门,赵宜昌不给她挣扎的机会直接一把刀刺进了女人的背部,随后又是接着几刀,女人倒在血泊中,赵宜昌随意清理,就这么出去了。后面的事他也不想再管,毕竟他杀人都演变成了一种习惯。对自己的杀戮很满意。过了几天,赵宜昌又瞄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对象。他现在一旁观察着那个拎着公文包失魂落魄的男人,他又出现了,还是那天一样的表现。赵宜昌跟在他后面,想起这个平静的男人自己早就杀死了,怎么又冒出来了?难道是双胞胎?已经瞄准这个目标,赵宜昌就在杀一次。还是跟着男人来到了那个房子,赵宜昌不挑时机就来到他面前用刀指着他,男人还是那样的平静,重复的说着一句话,“你已经死了…”赵宜昌被他重复的话语弄得头疼,他烦闷的一次次的刺杀男人,男人倒在血泊中。赵宜昌本以为就这样可以了,倒下的男人尸体边又坐着跟他一样的人,赵宜昌惊呆了。“你是谁?”赵宜昌不信的盯着面前不死的男人,男人对着他,还是那句话,“你已经死了…”赵宜昌不信,男人又接着说,“你早就死了,一切都只是你的幻想,现在跟我下去吧…”赵宜昌惊讶的看看自己,感觉没有哪些不对劲,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透明的了。“那你是谁?”男人站了起来,“我是负责带你下去的人,你生前的意愿已经体验完了现在跟我下去吧…”赵宜昌这才想起,原来自万博体育平台-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诚信为本、安全信誉、客户至上的理念,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己在一次杀人时出了意外自己被车给撞死了。

    上一篇:最忠诚的朋友

    下一篇:水与容器